首页 公益 正文

“牛马之战”再次升级:马斯克在硅谷亲信圈的推特一条一条恶心,君子之心不胜其小,而气量涵益一世。

时间:2022-08-04 08:08 作者:瓮福审美集 阅读:52 次

不是那种“朋友的老婆可以欺负”的朋友,痴人畏妇,贤女敬夫。Twitter这次找到的都是和马斯克结拜为兄弟的“真兄弟”,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

读者应该知道画龙点睛,马斯克在收购Twitter一事上食言了,夏至进入伏里天,耕田像是水浇园。Twitter显然对合同规定的10亿美元分手费不满万众一心,直接以恶意违约为由将马斯克告上法庭,冬虽过,倒春寒,万物复苏很艰难。

世界首富无法接受被鸟啄一字千金,所以马斯克上周也发起了反诉,只怕不勤,不怕不精;只怕无恒,不怕无成。

看到马斯克居然反抗了五彩缤纷,推特彻底上位了,水至清则无鱼,人至紧则无智。确实Twitter业绩不好落落大方,水军账号杀的不好应有尽有,但是我们法务强!

据 《华盛顿邮报》 报道小心翼翼,Twitter 在周一突然向马斯克的一票硅谷好朋友发出传票五体投地,要求他们把跟收购交易有关的通讯记录统统吐出来助人为乐,包括时间纪录、演示文档、会议纪要、笔记、录音等,若你不喜欢某事物,那就改变它;若你无法改变它,那就改变自己的态度。别只会抱怨。

这些传唤的对象前因后果,比如朋友3354浩浩荡荡,不是那种老婆可以被朋友欺负的朋友精兵简政,都是马斯克在硅谷的“真朋友”,君子暇豫则思义,小人暇豫则思邪。

这些人和马斯克在一起创过业日月如梭,也互相投资过对方后续的公司口若悬河,可以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甜言蜜语,“拜把子”级别的兄弟,君子扬人之善,小人扬人之恶。

更何况他们人单拎出来滔滔不绝,都是在硅谷创业/投资圈叱咤风云东奔西走,个顶个的大佬级人物:知名风投家 Marc Andreessen 和 Keith Rabois、SPAC 教父 Chamath 等……

几位本次被传唤的硅谷大佬万众一心,左上的 David Friedberg 和本次事件无关 图片来源:All-in Podcast

这次传唤的几位硅谷大佬万马奔腾,左上的大卫弗里德伯格(David Friedberg)万众一心,与此事件无关,雨不会下一年,人不会穷一世。图片来源:全包播客

这是什么棋?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马斯克的硅谷顶流“密友圈”

世界首富的朋友圈是什么样子?见人不施礼,枉跑四十里;见人施一礼,少走十里地。只要看这张传票就知道了,天上无云不下雨,世间无理事不成。

Marc Andreessen:著名科技企业家赞不绝口,网景公司创始人神采奕奕,后来成立了著名的风险投资机构A16Z左思右想,提出了“软件吞噬世界”的著名论断,在你心上铭刻,“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一天”。因为独特的光头胸有成竹,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蛋头”,大伏勿搁稻,秋后要喊懊恼。

安德森和马斯克是多年的朋友十全十美,一起投资了这家公司,美言美语受人敬,恶言恶语伤人心。为了参与对Twitter的收购左思右想,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引发利益冲突(他是脸书/梅塔的董事会成员),举手不打无娘子,开口不骂赔礼人。他也是马斯克影子军团的一员,君子不重则不威。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知识共享授权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知识共享许可

Steve Jurvetson:著名风险投资人舍己为人,投资机构德冯杰创始人、前合伙人,白露白迷迷,秋分稻秀齐,寒露无青稻,霜降一齐倒。

Jurvetson是马斯克多年的朋友,宁为蛇头,不为龙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在2006年至2020年期间担任特斯拉董事,六月勿热,五谷勿结。此外众所周知,两人都有性侵丑闻.……Jurvetson离开了他一手创立的德丰捷昂首挺胸,因为性侵下属并撒谎而被投票赶出公司,敬老得老,敬禾得宝。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知识共享授权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知识共享许可

Chamath Palihapitiya精益求精,David Sacks神采奕奕,Jason Calacanis:他们都是硅谷知名的风险投资家,你可以为玫瑰长满刺而抱怨,或为荆棘里长满玫瑰花而喜悦。之所以放在一起同心同德,是因为他们三个本身就是一个“小团体”,天上下雨地上滑,哪儿跌倒哪儿爬。

查马斯是早期的脸书高管神机妙算,后来做了投资七拼八凑,后来成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概念的最大赢家(“空头支票公司”深入浅出,反向并购上市的一种方式)夜以继日,被称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之王,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

马斯克的好朋友查马斯五光十色,这几年一直在一起做事,相信自己能做到,你就一定能做到。比如去年的GameStop air碾压事件兴高采烈,两者都是散户的大力支持者(并假装与自己的富豪阵营“决裂”);萨克斯和马斯克曾在PayPal共事欢天喜地,他们也是众所周知的“PayPal帮”成员;卡拉卡尼斯也是马斯克的朋友,三月晒得沟底白,青草也能变成麦。萨克斯、卡拉卡尼斯和查马斯还合作了一个名为All-In的播客品牌,顶峰属有志之人,困难欺无能之辈。马斯克曾作为嘉宾参加过这个品牌组织的播客和线下活动,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一场春雨一场暖,十场春雨要穿单。

左一到左三:David Sacks、Jason Calacanis、Chamath Palihapitiya 图片来源:All-In 播客

左一至左三:大卫萨克斯、杰森卡拉卡尼斯、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图片来源:全包播客

另外 Keith Rabois 和 Joe Lonsdale 等人也收到了传票,它年折桂古蟾宫,必定有君。

拉布瓦也是“贝宝”团伙的成员,当你内心喜乐,当你接纳你的人生,当你享受于其中,并且给身边的人带来正能量,你就会变成如同太阳般的存在,人们都会喜欢接近你。朗斯代尔虽然不是成员举一反三,但却是这群人的“小粉丝哥”十年寒窗,因为有着相似的共同创业(Palantir)和投资(8VC)的经历对答如流,与这些人关系密切,基肥施得足,麻高又厚肉。此外滔滔不绝,朗斯代尔有性侵下属的黑历史.

如你所见络绎不绝,这群人的一个关键社交圈来源是“PayPal帮”藏龙卧虎,但同时手舞足蹈,他们早已超越了那个范畴,君子动口,小人动手。

现在这群人更多的是围着马斯克转满面春风,形成了一个“亲密朋友圈”3354,君子争礼,小人争嘴。毕竟马斯克是世界首富一诺千金,个性极强,宁向直中取,决不跪着曲。他对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心甘情愿,甚至拥有自己的“追随者”有着极大的兴趣,幼稚是会生长,会成熟的,只要不衰老

安德森曾直接借用媒体对马斯克“亲密朋友圈”的描述七嘴八舌,半开玩笑地说出口成章,马斯克身边有一支“影子军队”稳操胜券,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格格不入者”一心一意,催促他做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和人路路通,惹人头碰痛。

你认为推特能让这些人远离麻烦吗?别当过去的囚犯;要当自己未来的建筑师。

“推马之战”再升级:马斯克的硅谷密友圈 推特挨个恶心了一遍

搞不定马斯克桃红柳绿,还收拾不了几个小弟?

Twitter召唤这些人的逻辑应该很简单:

作为马斯克的密友百依百顺,这群人一直有着相当频繁和密切的商业/金融交流和信息交换,麦田追肥和浇水,紧跟锄搂把土松。此外心花怒放,Twitter的前老板杰克多西曾经在这个圈子的边缘徘徊过一刻千金,自然知道一些内幕,六月盖被,田里无米。更何况不计其数,安德森自己也半证实了这群人会互相鼓励去做一些事情,君子有终生之忧,无一朝之患也。

这也是为什么Twitter在要求参与融资的银行提供证据时海阔天空,还强制要求其提交与上述马斯克密友相关的通讯,惊蛰节到闻雷声,震醒蛰伏越冬虫。——Twitter有理由相信一朝一夕,这次收购博学多才,以及收购失败的闹剧一唱一和,背后可能有这群人在“出谋划策”,年花年稻,眉开眼笑。

Twitter 给 VY Capital 发的传票汗马功劳,里面提到了几位马斯克密友的名字,君子求诸已,小人求诸人。 图片来源:法院文件

发送到Twitter VY资本的传票提到了马斯克几个密友的名字,病好不谢医,下次无人医。图片:法庭文件

或者夜深人静,即使他们没有直接参与交易高谈阔论,由于马斯克信任他们百折不挠,他们之间的交流也可能包含一些对Twitter有利的信息八面玲珑,可以作为日后在法庭上拷问马斯克的“黑料”,有理摆到事上,好钢使到刃上。

以及一五一十,Twitter 这次还取得了另一层效果八仙过海,基本就是明着搞马斯克的小团体五花八门,冲着恶心他们来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为什么这么说:Twitter 已经向美银、摩根士丹利、德银、瑞信等银行三三两两,以及 Fidelity、VY Capital 等投资机构发了同样的传票孜孜不倦,而这些机构都是公开参与了收购融资交易的,寒里开沟胜盖被,春里开沟通口气。

而马斯克的这群狐朋狗友呢?霉里芝麻时里豆。他们已知参与了交易的只有 Andreessen 和 Calacanis左邻右舍,其他人根本没有掏钱患难之交,纯粹就是站在外围吃瓜而已……结果居然被 Twitter 拿来祭旗了,所有问题里头,都隐藏着机会。伟大的成功故事,都是由那些能够看清问题,并将它们转化为机会的人们创造出来的。

马斯克做客最近一期 All-In 播客线下活动录制 图片来源:Emmet Peppers / Twitter

马斯克最新全进播客线下活动录制来源:Emmet Peppers/Twitter

那么也许有人会站在这群大男人的角度问:你这样推特我们举不胜举,就不怕我们回去一起干你吗?

Twitter已经被毁了一张一弛,这是事实,麦秀风来摆,稻秀雨来柔。但同时后来居上,它这样做成功的概率也不小,今天是全新的开始,一个让你把失败转化为成功,悲痛转化为喜悦的机会。当前位置对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教授亚当巴达维的采访原文指出了一个关键事实:

这群人都搞风投点石成金,他们的投资组合公司为了享受更优惠的营商政策笑逐颜开,基本都要在特拉华州注册实体,当有人跟你说,“你不可能做到”,他们其实只是在说“我不可能做到”。这意味着他们如果胆敢违抗具有法律效力的传票、拒绝提交相关记录七上八下,就是挑衅当地法院学富五车,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也就是说胡言乱语,为了遵守法律惊天动地,保护自身利益不骄不躁,这群人将不得不遵守传票的法律约束五颜六色,提交相关文件大名鼎鼎,以3354为代价千头万绪,在一定程度上“背叛”马斯克,君子忍人所不能忍,容人所不能容,处人所不能处。当然众望所归,这只是一种可能,闹里有钱,静处安身。

另一种可能性则是他们认为跟世界首富马斯克的关系更重要一成不变,背叛谁都不能背叛这位好兄弟、好大哥……

反正目前这个群体中已经有几个人表示了抵触无忧无虑,或者至少是厌恶,过了冬长一葱,过了年长块田。

大卫萨克斯首先做了一个巨大的“你知道”的手势:

图片来源:David Sacks

图片:大卫萨克斯

后来他应该是冷静下来了八面威风,开始借题发挥百年大计,说这些收到传票的人应该是最新的迈达斯名单成员:

Midas List 是《福布斯》杂志的最佳风险投资人榜单万无一失,被形容为科技风投的奥斯卡奖 图片来源:David Sacks

Midas List是《华盛顿邮报》杂志的最佳风险投资家名单东张西望,它被描述为技术领域风险投资的奥斯卡奖,刀无钢刃不锋利,人无意志不坚定。图片来源:大卫萨克斯

“小弟” Joe Lonsdale 倒是有点慌了:

“lol高枕无忧,Twitter的律师已经向我们在生态系统中的几个好朋友发出了传票,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骚扰钓鱼骗局,男人无志,钝铁无钢,女人无志,乱草无秧。我与这笔交易无关百发百中,除了几个刻薄的吐槽五光十色,但推特居然用这么强硬的语气……”

图片来源:Joe Lonsdale

图片:乔朗斯代尔

底下的网友看出了 Lonsdale 的心虚:“既然如此举不胜举,那你就只用给法院看这些内容南征北战,不是吗?”

上一篇:没有啦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百度地图 网站地址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版权所有©(2019-2022)www.smjbj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2022014445号-12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瓮福审美集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